CNML格式】 【 】 【打 印】 
【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 
苏嘉宏:陈其迈高雄“顺局”何以成“变局”
http://www.CRNTT.com   2018-11-09 00:14:12


苏嘉宏教授
  中评社香港11月9日电(作者 苏嘉宏)陈其迈参选高雄市长已擘划多年,从2005年谢长廷北上“组阁”,陈其迈代理高雄市市长就着手参选,却因高雄捷运泰劳暴动事件,以及其父陈哲男涉及高雄捷运弊案而辞职下台,失意远赴英国伦敦政经学院担任访问学者,沉淀一段时间而与高雄市长选举失之交臂。陈菊获得参选高雄市长的机会,以“走路工奥步”诬陷他念硕士时的黄俊英老师而当选,一当就是三届,历经市县合并的两任共十二年来,沉潜的陈其迈都在准备今年的高雄市长选举。

  陈其迈被“中央‘失’政”严重牵拖

  “正义、温暖”是陈其迈在党内初选阶段的主诉求,标注党内派系与之前正义连线一脉相承的“建构中的英派”属性和社会福利、市民民生等项的市政政策取向,陈其迈在这个阶段一路遥遥领先党内其他竞争对手。刘世芳的大型看板虽然充斥高雄市山巅、海角,但民调欲振乏力,适逢当时突兀的庞大政治、司法、舆论压力下,经过党内派系协调退出,陈其迈在民进党党内初选中获得将近四成的支持,脱颖而出。

  笃定获得民进党提名之后,陈其迈持续在基层走访争取支持,鸭子划水刻意保持低调,在国民党对手出线前,陈其迈没有提出特别诉求或什么竞选主轴,也不跟泛绿或其他高雄市地方派系“交换”,毕竟那个时候领先甚多,领先甚多的选法和落后甚多时所使用的“交换”作用不同,反而只会让自己失去更多。观察得出来,他想割断政治包袱,一方面极度隐忍蓝军对他服刑后假释出狱的父亲之百般羞辱,这个社会对于更生人被以这种方式对待,在人情上、政治上是残忍而不合适的;另外,陈菊长期执政的结果是让高雄市成为一个“负债第一名”的“人口逃离”城市,严重到让民进党统包的九席“立委”竟然选区调整之后砍掉了一席,弄到管碧玲下一届不知道要去哪里选。代理市长许立明在市政宣导的文宣中自顾自地自我置入行销,面对蓝军攻讦市政建设不与之辩驳,这反映的迟钝只是单纯的“行政中立”?相信陈其迈也点滴在心头,这意味着行政系统的资源配合调度与动员出现了危疑?而九位“立委”中,辅选力度终究不会跟她们自己选“立委”一样用心、用力,更何况陈其迈一旦当选,她们就要再等四到八年,自己的青春政治路被长期堵塞如何是好?代理商不是那么可靠,陈其迈只能以直销方式直接诉求选民支持,成了独立作战的态势。

  陈其迈忍辱,想直接诉诸民心、民意冷冷地选完,割抛过去市府团队和党内其他派系所遗留下来的历史负债,苦心经营的“顺局”,后来却被“反蔡英文”、“反陈菊”迅速集结的民气,在台风大雨的搅弄下,产生了“变局”。很明显的,“顺局”直到南台湾大雨不断严重淹水,蔡英文在嘉义云豹装甲车上近乎耍宝式的“挥手校阅”,加上一些类似“突出一个女性摄影师高高在上专拍蔡英文对照人民泡水追骂”的突兀画面等,蔡英文除了让自己本来就已经在谷底徘徊的支持度跌到不堪闻问,一连串的“中央‘失’政”也开始产生负面作用,拖累陈其迈和其他县市民进党提名的县市长候选人的支持度。但是,尽管如此,陈其迈依然小心呵护自己的“选盘”,步步为营,他在高雄市自己的“局内”并没有犯错,支持度持续大幅度下滑也是从这个时候开始,“局外”牵拖力量太大,始终无法止跌。
 


【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CNML格式】 【 】 【打 印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