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 第1页 第2页 】 
刘士豪:韩流自媒体发功 高雄选举已经结束
http://www.CRNTT.com   2018-11-08 00:21:08


刘士豪。(中评社 黄文杰摄)
  中评社桃园11月8日电(记者 黄文杰)台湾大数据专家、中原大学资讯管理学系教授兼电算中心主任刘士豪接受中评社访问表示,中国国民党高雄市长候选人韩国瑜可以短短时间掀起一股“韩流”,这正是3G升级4G的威力,过去“长辈”都被“阿呆”,被动接受讯息,现在“长辈”也变成了“自媒体”,“流量”可以决定一切,可以说,高雄选举已经结束。

  刘士豪,政治大学企业管理研究所资讯管理组博士,专长资讯管理专题、系统分析与设计、系统执行与评估、组织与资讯系统,特别是大数据分析,适逢选举,特别关注韩流。

  他说,4年前,台北市长选举,看到“大卫击溃葛利亚”场景,想想国民党有多强,却败给一个NOBODY的柯文哲,柯P外溢效果,还冲击桃园选举,让民进党郑文灿意外当选。

  “到底怎么办到?”“发生了什么事?”刘士豪说,为此,2018选举开始关注大数据资料,发现柯文哲四年前,拿下台北市长,拜3G手机之赐,社群、讨论区冒出来,“随时”都在上线讨论,不是等回加开了电脑、打开电视收到政论节目才有效果,要知道,早年选举,手机或室内电话理论是沟通工具,从来不会认为,“那是选举必需要管理”。

  刘士豪分析,3G时代就是“我讲话、你聆听”,柯p会红,除了大众媒体喜欢,又多了“自媒体”,以前分析讯息传递过程,最爱用的理论是“1、9、90”,后面这90%都是“阿呆”,9%叫“意见领袖”或叫“媒体人”,就是讯息的发送,1%就是“超级死忠派”。

  他说,这次研究网路流量,难免会轻忽中老年人,这些“老头”什么都不懂,结果,现在完全改观,“老头”跟智慧手机,可以说“无缝接轨”,网路搜集资料会吓死人,从上面资料会惊讶,“老头”网路搜集比例之大,绝对超乎想像,也因此过去视为90%“阿呆”,几乎往前挪移,靠着资讯整个都被带起来,可以说没有“后段班”。

  刘士豪解释,这次选举民调,可以看到“未表态”比例很高,往往都是3成左右,有两种可能:“我不告诉你”、“我还没有决定”,但是从网路流量来看,绝对不可能“我还没有决定”,只是“我不告诉你”,选民早就决定,为了印证他的理论,他从桃园远到高雄,各自参加韩国瑜与陈其迈的选举造势场,实际抽样调查,认定“高雄选举已经结束”。
 
  他说,当然选举结果不能说,不过“高雄人已经做了决定”,现在只剩下,看到骂韩国瑜,支持韩的人,气愤帮忙发泄,不会影响或改变选举结果,这跟以往传统选战,蓝绿发送几个“讯号”,就影响最后选举,这次“高雄人都做了决定”。

  刘士豪说,以“1、9、90”理论来看,韩国瑜与陈其迈的造势场,两边前面都是1%,超级死忠,韩国瑜的选举场,9%人数未免太多了,可能是36%甚至更多,每个人都拿起手机拍照或直播,全部都是手机萤幕,闪闪亮亮,这说明台湾选举,已经从3G时代进入4G时代。

  他分析,3G升级4G,不光是手机的流量变大,而是选举的“自媒体”变多了,每天都有长辈发“长辈图”,这就是自媒体,“我讲话、你聆听”,过去只有9%,现在快速膨胀,
大家都在拍、大家都在传、大家都在阅读,长辈也是,只要看韩国瑜选举场,后面站着一大群长辈拿着“小方块”(手机)拍照直播,数量太可怕,代表他在制造“内容”。

  刘士豪说,全台湾最大党是谁?叫做“讨厌民进党”,一旦网路开始流传“讨厌民进党”的讯息,你觉得OK,脸书按了赞,代表你已经“入党”。

  他表示,以前社会科学研究是,你的态度决定你的行为,不过现在可能不是,你的行为也可能影响你的态度,“骂民进党”讯息看久了,按久了,后来也开始发言,网路评论讲几话,这代表“开始缴党费”,接下来发生什么现象?

  刘士豪强调,当我贴很多韩国瑜的照片与讯息,还要吸引别人来这里按“赞”,好比媒体竞争,总想取得“独家”,我去现场拍韩国瑜,用我的手机拍,是“我的手机”喔,透过我的分享,这就是“我的独家”,制造“内容”,别人看到也被吸引来看,努力这么经营,不得了!已经变成“党干部”、“党代表”。

  他说,当民进党邱议莹骂韩国瑜,掀起史无前例的留言数量,成为网路研究的主题,“为何不能骂韩国瑜?”因为“党干部”、“党代表”会出来反驳或回击,或许未必挺韩国瑜本人,也不是这么爱国民党,或许完全冲着“我制造的内容”不容别人怀疑,朋友、社交圈也知道“这是我的立场”,就要出面捍卫。

  刘士豪说,想想当传言“韩国瑜是黑道”,对于“缴党费”,根本不会起什么效果,但是“党干部”、“党代表”要采取行动,会有人回馈给我,愈多愈好,创造我的流量与点击数,这也可以说明,上次“柯p效应”也是一样,网路不能骂柯文哲,会有一群“反国民党”的网路“党干部”、“党代表”出面制裁。
 
  他引述,研究人类行为会看到,不太容易“爱屋及乌”,我喜欢连胜文,也投给国民党,机率比较少,但是可能出现“恨”,所谓“恨屋及乌”,很多人讨厌“官二代”连胜文、讨厌国民党,但是选票又不在台北市,结果发现,桃园也有国民党的吴志扬,讨厌国民党,进而让吴志扬落选。

  刘士豪说,民进党经历过3G时代胜利滋味,知道要尽全力打韩国瑜,用网路声量帮陈其迈扭转劣势,这招远比国民党还停留2G时代,还领先与进步,但是这招也不管用,因为愈打压韩国瑜,网路的“讨厌民进党”的党代表与党干部就会出来,中间的39%,当然会影响后面的60%,比9%影响90%更容易。

  他说,或许这群“党干部”、“党代表”,高雄市长没有投票权,会回到自己的户籍所在地,看到自己选区也有民进党候选人,回来就想惩罚,骂民进党邱议莹根本没有回应,乾脆回到自己选区,找同样的政治人物来惩罚。

  刘士豪预估,国民党在台南的高思博,在桃园的陈学圣,或许选举没有造成“惊天动地”的结果,但是这波“韩国瑜外溢”会慢慢扩散,高思博看似没有胜选机率,但很难理解会不会有“长辈”想惩罚民进党、想惩罚邱议莹,乾脆回来惩罚自己选区的民进党候选人?这就是4G时代“自媒体”的效果。 


【 第1页 第2页 】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CNML格式】 【 】 【打 印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