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 第1页 第2页 】 
中国尚未出现系统性风险,无需采用危机应对手段
http://www.CRNTT.com   2018-11-09 06:14:30


  "我们现在的经济运行有很多不规范、不合理或者不合意的情况,但是一下子过渡到我们认为合意的情景的时候,这种跨度又非常大,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对政策、对市场的预期有了一个比较大的冲击。"

  10月13日,国研中心金融所副所长、CWM50学术成员陈道富在中国财富管理50人论坛上如此表示。

  陈道富称,今年以来,宏观数据显示稳中有变、稳中向好,微观企业中个别企业其实经营数据还可以,但是和微观企业的主观感受这三者之间出现了比较大的背离。

  他还表示,从今年的宏观表现来看,中国经济出现了三个变化,第一,利润增速没有带动投资,消费降级多次被提及;第二,宏观调控效力下降,货币宽松没有传导进实体经济;第三,现有的金融体系很难适应我们提出来的要求。

  陈道富强调,虽然今年也出现了很多的风险事件,但是目前还没有演变为全局的系统性风险,所以还不需要用危机应对的手段。他认为,我们现在应该给经济一个台阶,让市场看到整个经济调整的方向。

  陈道富认为,微观主体的预期下降可能来源于收入增长慢,成本上升很高,但是,这种成本上升不完全是市场导致的,还与社保、税收、金融防范风险等政策相关。

  “宏观调控要想发挥作用,更多的是要跳出传统的宏观调控,在社保收费、税收、资金在方面做一系列的过渡性安排,稳定市场预期,从而激发民间的活力。”陈道富称。

  以下为演讲全文:

  中国现在面临的问题除了一些外部的冲击外,可能更重要的需要回过来看到底面临的问题是什么。从今年来看,整个宏观经济出现了一个非常大的背离,宏观数据稳中有变、稳中向好,微观企业中个别企业其实经营数据还可以,但是和微观企业的主观感受出现了比较大的背离,这是三个背离,宏观数据、微观数据和各个微观主体的感受,特别是预期出现了比较大的背离。

  今年宏观来看,我自己觉得出现三个比较有意思的变化。
 
  第一是数据上,大家最关注的几个数据,消费、利润,这些指标出现了很大的调整。今年需要关注的是很多微观主体的行为出现一定程度的变异。可以看到微观的规模以上企业的利润增长增速都很好,但是投资持续下行,制造业投资有所回升,但是整个投资下行压力比较大。

  首先利润没带动投资,其次消费行为方面大家也在讨论消费降级,最后政府的行为方面,上半年政府其实有2.2万亿债的额度可以发行,不论政府行为、企业行为、消费者行为,都出现了一定程度的变化。

  第二是政策方面,今年又出现了宏观调控政策的效力下降,今年整个货币从宏观货币调控来看,还是相对比较宽松的,但是货币宽松并没有传导到M2,没有传到实体经济。另外,财政的拉动效果也在快速下降,即使是基础设施投资,在财政收入比较好的情况下,拉动效应也比较小。

  第三个变化,更需要来看的是金融层面上的事,从大家期望金融目标和金融的现实之间也出现了一定程度的断层。先从比较大的来看,十九大提出要实现高质量的增长,提出了七大战略,也开始要去针对历史欠债的问题,也还有其他的要求,金融需要去实现这些要求,去支持高质量的发展,可以有些商业性的金融行为,有些政策性的金融行为,有财政,甚至用货币的方法来实现这些行为。

  但是可以看到,高质量的增长纯粹用商业性的行为实际上是比较困难的,很难形成自我循环,财政的力量也不足以支撑这么庞大的转型的过程。这个时候就会对金融体系提出非常巨大的跟传统现有的金融体系相比有一定困难的要求,需要我们金融体系对这个东西做出比较大的结构性的调整。

  另外一个,我们今年是做防范金融风险,把它作为三大攻坚战重要的首战,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可以看到,我们金融的现实和我们希望金融体系去实现的方向也出现了一个比较大的偏差,金融体系从它现在的这种行为来看,增量上的资金支持的还是房地产、基础设施和个人行为,这三个部分占整个金融体系现有的信用扩张的80%以上,这仍然是他们认可的信用扩张的主体。
 


【 第1页 第2页 】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CNML格式】 【 】 【打 印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