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汪毅夫:给退休生活一个段位
http://www.CRNTT.com   2018-12-04 00:21:07


全国台湾研究会副会长汪毅夫(来源:中评社资料图)
  中评社北京12月4日电(作者 汪毅夫)我是1950年次的老人,告老退休,理所当然。从2017年11月开始陆续卸去本兼各职 、2018年8月正式退休。卸任前后、退休以来的一年间,我在中评新闻网写的学术随笔已成250篇之谱。算起来,这一年除去参加各种会议(主要是多种换届会)、多次外出讲学和一度住院疗伤的时间,几乎是每天写一篇。                                    

  有朋友说我是“有段位的段子手”,因为我写的多数是段子,是“学术段子”。这话中听,老人怎么听怎么高兴!我很高兴为退休生活找到“段位”:写学术段子、从学术角度精准“发挥余热”的位置。                   

  记得30余年前在母校课堂上,听孙绍振教授讲散文“散与不散”的特点。他忽地拉开、又忽地拉上夹克衣的拉链,说散文写作“放得开收得拢” 正是如此这般 。孙老师讲课的情景令人倾倒而又印象深刻。为什么散文不散?因为有主线、有作者的中心意思在焉。从题目看,我写的学术段子散乱得很,一会儿说东、一会儿道西,但我预设的中心意思却是明确的:描述和论述海峡两岸的联结点,历史的、文化的、社会的和政治的。话题和谈资或有重复,而重复是为了强调,是为了扩列受众,是为了秒杀破坏两岸联结的言论乘隙而起的空间。学术段子并不是新创的文体,学术段子即古已有之的随笔、笔记之属。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出版的《近世文史随笔选粹丛书》和中华书局出版的《清代史料笔记丛刊》收列的多是学术段子。用简短的篇幅、简洁的语言讲浅近的道理,传递文史知识和政治信息,学术段子确实是受众可以接受的形式。           

  还记得今年春暖乍寒时节,小区通知停止供暖。我摸了摸暖气片,却还是热的。我即刻明白,这叫发挥余热。我曾语人曰,推动学术进步、推动两岸关系和平发展是吾人一生的志业。现在告老退休了,也放不下、不放下,我当继续发挥余热。2019年的退休生活有新的规划,除了“段位”,还有“讲席”。今后将以讲学为主,我将更多地到高校讲课。当然,我会和所有的老年朋友一样,放慢脚步、延长时间。                               

         2018年12月2日记

  
  (作者汪毅夫系全国台湾研究会副会长)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CNML格式】 【 】 【打 印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