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社评:法国社会为何动荡不已
http://www.CRNTT.com   2018-12-06 00:02:32


  中评社北京12月6日电(评论员 乔新生)2018年12月1日,法国的“黄马甲”抗议集会游行示威活动升级,10万法国民众走上街头,抗议法国政府的政策。法国警察出动,逮捕421人。法国内政部长表示,政府有可能考虑在法国巴黎实施紧急状态,确保国家公共秩序稳定和公众的安全。人们不禁要问,法国为何爆发如此大规模的集会游行示威活动呢?

  这次大规模集会游行示威的导火索是法国政府决定提高燃油税的价格。作为市场经济国家,政府根据国际油价变化情况提高燃油税的价格是非常自然的事情。可是,这次情况和以往完全不同。根据法国统计局调查统计数据,法国家庭收入在减少,移民人数在增加,社会治安越来越不稳定。法国市民试图借助于燃油税价格调整发泄对政府的不满。而法国总统在处理这一事件的过程中不断地使用武力,派出越来越多的警察走上巴黎街头,从而导致法国市民认为自己的正当利益没有得到切实有效的保护。

  法国总统上任以来,强调欧洲一体化的重要性,试图在欧洲实现财政一体化、军事一体化。可是,由于对国内存在的问题缺乏有效关注,以至于法国总统支持率不断下滑。法国民意调查机构调查统计,法国总统支持率不到30%,部分调查机构统计的结果支持法国总统的只有20%左右。法国总统必须高度重视普通选民的政治诉求,切实解决他们所面临的经济问题。然而,这位法国总统似乎把自己所有政治赌注都放在欧洲一体化方面,不断地强调加快欧洲一体化步伐重要性,希望建立统一的财政税收体制,希望建立统一的欧洲军队,以代替北大西洋公约组织,解决欧洲国家防务问题。

  法国总统的“国际主义”政治主张,让越来越多法国选民感到不满。他们认为法国必须首先解决自己的问题,包括经济增长乏力、非洲移民不断增加、社会治安恶化和通货膨胀问题。可是,法国总统热衷于出国访问,马不停蹄地访问其他国家,丝毫没有考虑到本国人民的利益诉求,也没有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解决选民关心的问题。

  法国总统心高气盛,竞选期间提出了欧洲一体化政治口号。上任之后,他不仅多次会晤德国总理,希望法国和德国在欧洲一体化的进程中加快步伐,而且在建立欧洲统一的军事防务部队方面不断游说欧洲联盟各国领导人。然而,德国总理已经意识到,如果在欧洲一体化问题上作出错误的决策,那么,有可能会导致欧洲联盟彻底的分崩离析。英国公民投票结果已经说明,如果不能解决共同面临的问题,那么,加快一体化步伐,必然会导致一些国家退出欧洲联盟,这对于欧洲一体化进程十分不利。德国一些官员公开表示,希望法国让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席位,让欧洲联盟代替法国成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这实际上是对法国施加压力,希望法国总统在欧洲一体化问题上降低声调,不要让德国以及其他欧洲联盟国家感到难堪。

  法国作为欧洲一体化的发动机,之所以主张扩大欧洲联盟,并且加快财政税收和军事防务一体化的进程,就是因为法国认为作为一个“相对大国”,要想在国际社会发挥更大的影响力,必须促使欧洲国家团结起来,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以欧洲国家代言人的身份在国际社会发出自己的声音,才能扩大法国的影响。法国总统上任以来,采取实际行动加快欧洲一体化步伐,法国总统的所作所为有利于提高法国在欧洲地区的影响力。但是,正如人们所看到的那样,法国总统无论是在解决移民问题上还是在解决国内经济发展和社会治安问题上都无所作为。这位法国总统更像是欧洲先生,不像是称职的法国总统。对于法国国内存在的难民问题,法国总统没有找到任何有效解决方案,而是强调所谓的人道主义和国际主义应对反对党政治领袖批评。现在法国主要城市已经变成了“难民营”,即使在法国首都巴黎的街头,也能看到来自叙利亚和北部非洲地区难民的帐篷。

  法国总统并非不了解法国社会治安状况,但是,这位总统似乎束手无策。许多到法国巴黎旅游的游客,都有不愉快的经历。一些外国游客甚至在巴黎街头被持刀抢劫。还有一些外国游客财产在法国被盗窃。最典型的案例是,一些法国犯罪分子和难民串通一气,假借提供交通服务的名义,把外国游客行李运送到机场,在外国游客办理登记手续间隙,把外国游客行李洗劫一空。这种赤裸裸的犯罪行为,法国政府居然无能为力。

  法国是资本主义国家,周期性的经济危机,让法国陷入困境。如果建立欧洲防务部队,或者实现财政税收一体化,那么,法国在应对经济危机方面将无计可施。法国总统必须意识到,当今世界是由国家构成,每个国家必须保留足够的主权,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克服国内的经济危机,才能解决社会管理问题。如果欧洲国家将自己的金融货币和财政税收政策交给欧洲联盟,一旦出现经济下滑的现象,政府将会束手无策。法国总统天真地以为,只要实现欧洲一体化,就可以在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等各个方面应对危机。殊不知,如果欧洲联盟国家各怀心思,在处理危机方面不能达成一致意见,那么,欧洲一体化步伐越快,危机造成的后果也就越严重。

  法国总统是左派政党推举的政治人物,而左派主张充分发挥政府的作用,通过集体行使政府权力,确保国家利益得到切实有效的维护。然而,法国总统的集体主义和法国公民的自由主义形成鲜明的反差。法国在经济上实行新自由主义,可是,法国政府对国有企业寄予厚望,在资源配置的过程中,希望充分发挥国有企业的影响力,促进法国经济的发展。可是,周期性的集会游行示威罢工和越来越多的福利让法国国有企业不堪重负。现在法国国有企业因为背负着沉重的社会保障负担已经很难参与国际竞争,部分法国国有企业甚至依靠政府的巨额财政补贴维持生计。如果这种现象持续下去,那么,法国很可能会陷入进退维谷两难境地:如果继续扩大国有企业的影响力,那么,法国政府财政赤字将会越来越大;如果减少国有企业,那么,有可能会爆发更大规模集会游行抗议示威活动。

  法国的问题既是资本主义的问题,同时又不是资本主义的问题。资本主义发展到一定阶段一定会出现经济危机。法国也不能幸免。法国经济的特殊性就在于,法国政府试图实行国家资本主义,更好地发挥“资本主义的作用”,由政府直接配置资源,以解决社会资源配置中存在的问题。可是,法国总统纸上谈兵,根本不了解国家资本主义的危害性。当国家资本主义发展到一定阶段之后,一定会影响到资本家的利益,资本家一定会通过各种方式反对政府。更重要的是,如果在推行国家资本主义的过程中,没有考虑到劳动者的利益,没有考虑到普通家庭的收入状况,那么,国家资本主义的发展必然会引发社会矛盾,最终变成推翻政府的强大社会力量。

  法国总统出国访问期间,法国国内出现大规模的集会游行示威活动,这种现象不是第一次出现。法国总统必须考虑如何优先解决国内的社会经济发展问题,而不是四处游说,试图借助于外交活动提高法国的国际影响力。法国在欧洲一体化过程中已经付出了太多,法国总统必须知道,欲速则不达,如果不顾实际情况,单方面推动欧洲一体化,试图建立统一的财政税收和军事防务机制,那么,法国最终必然会背上沉重的包袱,法国民众很可能会采用更加激烈的方式表达自己的愤怒。

  历史的悲剧就在于,阻碍欧洲一体化的可能是欧洲国家自己。当英国宣布退出欧洲联盟的时候,欧洲联盟成员一片哗然。英国民众之所以投票决定退出欧洲联盟,恰恰是因为欧洲联盟承担了太多的责任。为了确保欧洲联盟实现既定的目标,欧洲联盟成员不得不付出更大的代价。英国的普通民众不愿意继续付出更多的代价,因此,他们投票决定退出欧洲联盟。同样道理,如果欧洲联盟组建的机构越来越多,而欧洲联盟成员的权利越来越少,需要承担的义务越来越多,那么,欧洲一体化有可能会走上它的反面,欧洲联盟有可能会四分五裂。

  法国总统当前的首要任务是,尽快解决国内经济发展中存在的问题,通过降低失业率,抑制通货膨胀,与其他国家合作共同开辟第三方市场,使法国经济步入正轨。如果法国总统继续奉行“国际主义”的政治理念,企图在自己的任期内加快欧洲一体化部署,那么,最终很可能会导致马克龙成为法国历史上最不受欢迎的总统。法国总统经常扮演与法国的国家实力不相称角色,不过,这种情况很可能会发生改变,当越来越多的欧洲联盟成员对法国总统提出的一体化建议不感兴趣的时候,当法国国内的集会游行示威活动不断升级的时候,法国总统的政治生命也就要结束了。


    相关专题: 中评社社评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CNML格式】 【 】 【打 印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