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超讯专访 严安林:民间交流推动两岸关系和平发展
http://www.CRNTT.com   2018-12-06 16:15:35


严安林:奉劝民进党,不要把老百姓的权益和民间交流作为筹码,这样只会适得其反。(资料相)
  民间交流推动两岸关系和平发展--专访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副院长严安林

  来源/超讯 文/赵银峤

  两岸的民间交流也无端遭到台湾当局的阻挡,大陆访台学者经常遭遇难堪事。人民是两岸关系的主体,两岸交流也要以两岸人民为主。台湾在美国手里只是一个筹码,随时可能被牺牲。

  民进党执政以来,两岸关系陷入冷对抗,台湾当局对两岸民间正常交流大肆阻扰,令不少交流活动受阻。今年10月就有类似事件发生:上海市台湾研究会组织了九人团赴台进行为期八天的学术交流,却遭到陆委会阻挡,其中四人被“拒绝入境”,包括上海市台办副主任李骁东等,此次交流最终未能成行。

  上海市国际问题研究院副院长、上海市台湾研究会会长严安林是访问团的团长,日前他接受《超讯》专访时透露,访问团原本安排五场在台湾大学院校里座谈,结果民进党当局先是提出不能进校园,反覆沟通后又提出不得跟学生接触,处处进行刁难。

  民进党当局还提出要访问团成员和陆委会的官员见面会谈。但严安林坦言,在两岸官方没有明确授权接触的情况下,让交流团的官员在访台前就答应见面是十分为难的。后来,交流团其中四人因为具有官员身份,被民进党当局拒绝入境,与此同时,台湾的媒体也开始炒作,迫于压力,交流活动最终取消。在严安林看来,此事既体现了民进党当局较重的防范之心,也能看出他们的有意刁难。虽然只是两岸之间的一个小插曲,却体现了两岸正常民间交流陷入困局的现状。

  严安林对两岸交流倒退十分着急,他多次提起自己在1995年初访台湾时,时任海基会副董事长兼秘书长焦仁和的一句话:“万事莫若交流急”,并表示,如果交流日趋退步的话,对两岸关系总体上损害会非常大,尤其对台湾不利。他认为,台湾当局不应再踩刹车,只有用民间交流的方式才能带动官方交流。

  台湾当局处处刁难民间交流

  超讯:目前两岸互动受阻的情况和问题主要在哪些方面?

  严:我从事对台研究有26、7年,总体感觉两岸现在要比以前紧缩。1995年我初到台湾交流,当时签证申请了10天,最后批准了45天。后来,两岸交流规范化,签证时间不给多,但如果申请七天,会适当放宽至10天。等到蔡英文上台后,基本上一天都不多给,如果遇到特殊情况还得去补办手续,这是两岸交流收紧的一个很明显的例子。

  我们经常开玩笑说,民进党当局把我们当贼一样的防着,在很多次两岸交流中,都遇到过让人不太舒服的事情。包括上一次我们接受淡江大学邀请访问鹿港镇,学校已经有人员全程陪同,但还有一些当地警察拿着相机来跟拍,从最开始一路拍到我们离开,让人挺不习惯的,有一种想让我们难堪的感觉。

  超讯:台湾当局一方面讲希望两岸交流,另一方面对民间交流百般阻扰,你觉得背后是什么原因?用什么方法可以达到交流目的?

  严:首先,虽然两岸交流代表着台湾的民意,但民进党对此是不热衷的,这跟民进党的“台独”价值有关系,在他们看来,交流越多,越有利于两岸统一。其次,民进党对于大陆还是缺乏瞭解,对于一些来自大陆的交流团,出发前就答应见面是有困难的,但基本上所有的行程都是公开的,如果是确实想见,可以像以前一样,采取一种心照不宣、不期而遇的方式,而不是霸王硬上弓。

  甚至双方官员还可以考虑戴上白手套,用另一种身份见面交流。虽然交流本身带有一定的政治目的,但如果一谈交流,就把政治挂在第一,就太急功近利了,这样反而不利于交流。

  超讯:你觉得如果情况恶化下去,可能会产生什么样的负面效果?

  严:两岸互相之间信任度会越来越差,有几个伤害:第一,共产党跟民进党之间的互信程度会越来越低。第二,对两岸民间交流伤害非常大,陆客少了,交流团也少了,层次也低了,对于两岸民众之间情感的培养、信任的建立,都是不利的。第三,伤害了两岸的专家学者,这些力量可以起到沟通和传递资讯的作用。如果连间接的、非正式的传话角色都缺乏的话,两岸误判就会不断出现,中短期内对两岸关系的伤害是很大的。

  超讯:两岸扩大交流,有人建议台湾地方到大陆地方互设办事处,这可行吗?

  严:中国大陆绝对是欢迎的,而且乐见其成,而是因为台湾有法令限制,包括《两岸人民关系条例》,也有当局的阻挠,一直未能成功。举例说明,从台北上海双城论坛时民进党的态度,就能够看出他们的立场,包括柯文哲曾经提出,双北到大陆设办事机构,民进党就立马强调地方政府没有这个权利。

  现在民进党当局采取的很多做法,都没有道理可言,比如大陆制发给台湾同胞同等待遇的居住证,却遭到当局的极力阻挠,还威胁要处罚,实际上却没有法律依据,是明显的“先射箭,再画靶”。与此同时,国民党却几乎没什么动作,所以民进党之所以能够为所欲为,跟国民党的反制力度太小也是有关系的。 

  官方应在背后发挥推动力

  超讯:能不能认为,民进党当局执政两年的槽糕,就在于阻止两岸民间交流?

  严:台湾外贸对大陆的依存度超过40%,台湾的经济又是外向型经济,根本离不开一个良好的两岸关系,百姓的利益与此密切相关,处理不好两岸关系确实是很多民生问题不能得到有效解决的一个很大的原因,两者有联动。

  不过,如果民生问题处理不好,其他问题处理好一点或许也可补救,但民进党显然没有把心思放在上面,比如改革,民进党在假改革之名,行消灭国民党之实,所做的动作就是要把国民党打翻在地,然后踩上一只脚。

  超讯:民进党还有两年的执政期,这期间两岸双方应该对推动两岸交流做些什么?

  严:我认为,两岸的交流还要依靠民间,人民是两岸关系的主体,那么交流也要以两岸人民为主,就让民众根据需求、情感和市场来从事交流,大陆的官方能够起到的作用就是发挥推动力,能助推民间交流往前发展。同时,还可以透过各种管道,逼迫民进党当局进行两岸交流。当然,我们也要奉劝民进党,不要把老百姓的权益和民间交流作为筹码,这样只会适得其反。

  超讯:因为贸易战,美国在两岸问题上不断触碰红线,是否会让台湾当局误判?

  严:特朗普政府提升了对台的关系,包括签署对台法案,中美贸易摩擦,提出印太概念等,都让民进党当局产生误判,觉得只有完全一边倒向美国,才能在亚太平衡里谋求角色,才符合民进党的利益。期间很多做法反应很快,包括到美国去采购大豆,还有蔡英文的双十讲话,就是想把中国大陆看成是亚太区域和平的一个破坏者。

  我认为这个判断是有问题的,北京跟华盛顿的贸易摩擦,一定是谈谈打打,打打谈谈,中美冲突面是上升的,但合作面也少不了。所以台湾在美国手里始终只是一个筹码,随时可能被牺牲。也许可以谋得一时的短利,但长远来看对台湾不利。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CNML格式】 【 】 【打 印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