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第5页 第6页 第7页 第8页 第9页 】 
林富男:余光中高雄诗作与中华文化
http://www.CRNTT.com   2019-02-11 00:20:44


 
  余光中也在诗中虚拟海的性格和脾气:

  最豪爽的邻居、不论问他什么、总是答你、无比开阔的一脸、盈盈笑意脾气呢当然、不会都那么好、若是被风顶撞了、也真会咆哮呢、白沫滔滔绝壁,灯塔,长堤、一波波被他笞打、所有的船只、从舴艋到艨艟、都拿来出气有谁比他、更坦坦荡荡的呢? 有谁又比他隐藏着、更富的珍宝、更深的秘密? 

  他写海涛——是骤生也是夭亡的典礼/刹那的惊叹,转瞬的繁华/风吹的一株水晶树/浪放的一千蓬烟花/为何偏向顽石上长呢?/为何偏向绝壁上开?/壮丽的高潮为什么/偏等死前的一霎才到来……

  他写海岸——……远方,是蓝幽幽的天色/近处,是黑阒阒的地形/只有中间闪动着一片/又像是水光又像是时光/从一个吹笛的银梦里/满满地流来。 

  他写海边黄昏的苍茫时刻,写西子湾边的月色有异,也写海峡阻断而形成的思乡梦境;写高倍望远镜中的岬头和石矶,精细而写实;写望海的遐思,抽象而缥缈: 

  比岸边的黑石更远,更远的是石外的晚潮/比翻白的晚潮更远,更远的/是堤上的灯塔、比孤立的灯塔更远,更远的/是堤外的货船/比出港的货船更远,更远的/是船上的汽笛/比沉沉的汽笛更远,更远的/海上的长风/比浩浩的长风更远,更远的/是天边的阴云。
 


 【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第5页 第6页 第7页 第8页 第9页 】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CNML格式】 【 】 【打 印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