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第5页 第6页 第7页 第8页 第9页 】 
林富男:余光中高雄诗作与中华文化
http://www.CRNTT.com   2019-02-11 00:20:44


 
  此诗层层推进,由近(岸边)及远(石外晚潮——堤上灯塔——堤外货船),由目及到声闻,由声闻到触觉(长风)。长风之后回到阴云,又由虚转实,似乎技穷,谁知诗人凭空一翻,又写出:比黯黯的阴云更远,更远的、是楼上的眼睛全诗戛然而止。楼上的眼睛,是想像之物,又是实在之景,以此作结,妙在视点转换,将望海人望海之景转为被远方眼睛观照之境。全诗简洁而生动地呈现出一幅幅画面,层层推进,回环交迭,匀称而不单调;最后一句,则主客易位,更具有一种巧结连环的意趣,引动一种交相投射的哲思。海天壮阔的场景,让诗人怡情养性,让诗人有壮阔与神奇可供笔下驱遣,诗人将高雄港,将南中国海,收入诗中,从此西子湾高雄港就为诗人所有,为诗人所有之后,也就为天下的读者所共有。 

  这些诗歌及诗人参与和推动的一系列文化活动,都表明了诗人对高雄乡土的深切而真挚的情感。 

  余光中是行吟诗人,行遍关里关外,大江南北……新大陆他踹过三十多个州,五大洲他走过四十几个国。但他更是乡土的歌手,是闽南土著金陵子弟川娃儿,后来又成了台北街坊,香港山人,高雄西子湾永久居民,他是一个扎根乡土大地有血有肉的中国人。 

  余光中是个自觉的乡土诗人,一辈子都以他的乡土情结为荣。他感恩每一处抚育他成长的百姓和大地,他不断地说,中国的乡土社会是他未出娘胎的子宫,儿时的摇篮,成人后的床和枕。2018年5月,已知生命,在为中央电视台《朗读者》录制的节目中,他用苍劲的嗓音,吟诵他的诗歌《民歌》,诗中展现了莽莽的黄土地孕育的这首“只有黄河的肺活量能歌唱”的民歌。它自诞生以来,响彻华夏大地,“风也听见/沙也听见”。然后,从黄河到长江,不单是地域的扩大,而是展现了我们民族精神所经历的艰苦悲壮的历史行程,“鱼也听见/龙也听见”,鱼龙是中华民族的图腾。而后又将笔触伸入更高层次的生命,民族精神的传统化为个体生命,“醒也听见/梦也听见”。终篇是“有一天我的血也结冰/还有你的血他的血在合唱”。“哭也听见/笑也听见”。这个吟诵,作为一个挥别的手势,一个永恒的定格,让亿万华人热血澎湃,让亿万华人闻之落泪。 
 


 【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第5页 第6页 第7页 第8页 第9页 】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CNML格式】 【 】 【打 印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