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第5页 第6页 第7页 第8页 第9页 】 
林富男:余光中高雄诗作与中华文化
http://www.CRNTT.com   2019-02-11 00:20:44


 
  早在1972年,台湾乡土文学论争汹涌展开的前五年,余老就明确指出,相对于‘洋腔洋调’,我宁取‘土头土脑’,此处所谓‘土’,是指中国感,不是秀逸高雅的古典中国感,而是实实在在纯纯真真甚至带点稚拙的民间中国感。……不装腔作势,不卖弄技巧,不遁世自高,不滥用典故,不效颦西人和古人,不依赖文学权威,不怕牛粪和毛毛虫,更不用什么诗人的高贵感来镇压一般读者,这些,都是‘土’的品质,要土,索性就土到底,拿一把外国尺来量中国泥土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1972年以后,余光中的乡土经验更加宽广,乡土情怀依旧浓烈,从少年时用川语写《扬子江船夫曲》到过世前不久写泉州老家永春荔枝,凡70年。在当今华人世界,像他这样持久不断地深入故国脚踏乡土,不断地将各种民间情景族群风物化为诗文的作者,少之又少。 

  一些提倡乡土文学的文人,有太多“应该”的观念而无深厚的观察和体验,他们的作品往往缺乏感人的力量,只是一种表态,或者流于一种姿态。对于这一偏颇,余光中有清醒的剖析:“其实,为大众写的作品,尤其是强调某些社会意识的东西,未必真是大众喜欢的读物,许多感时忧国或者为民请命的作品,其实只有高级知识份子自己在读,自己在感动。有些社会学批评家,自己写不出雅俗共赏的文章来……他们强调的大众化,恐怕也只是企图使大众接受他们认为正确而健康的那一类文学而已。这种充满革命热忱的浪漫主义,真要贯彻的话,只恐既非文学,也非大众之福。” 

  对于四十年来台湾文化圈(包括台港澳的华人文化圈)内的中国文学,余光中在《向历史交卷》一文中强调了它的特殊性,他说:在台湾,平时与战时的难以划分,传统文化与西方思潮的难以谐和,农业社会进入工业社会的价值脱节,大陆迁来海岛的郁闷心境和怀乡情绪,二十年来(1950—1970)表现在作家的笔下,相激相荡,形成了一种新的文学,一种异于五四早期新文学的所谓现代文学。

  现在,大陆也经历着“传统文化与西方思潮的难以谐和,农业社会进入工业社会的价值脱节”,两岸文学交流也在某种程度上促成了两种曾经被割裂的文学的融合。 
 


 【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第5页 第6页 第7页 第8页 第9页 】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CNML格式】 【 】 【打 印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