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第5页 第6页 第7页 第8页 第9页 】 
林富男:余光中高雄诗作与中华文化
http://www.CRNTT.com   2019-02-11 00:20:44


 
  进入九○年代,在台湾,有一种势力要极力否定台湾人也是中国人,不愿接受中国历史,企图割断中华文化与台湾文化血脉相连的关系。他们视中国文学为外来文学。在这样的气氛下,谁声明要坚持做一个中国作家,那简直是负有“原罪”。 

  余光中说:在台湾,一位不识时务的‘中国作家’要承受两方面的压力,一面来自排斥中国文化、反抗中原霸权的‘文化乡土化’;另一方面来自美国文学理论颠覆第三世界各民族传统的‘文学国际化’。他也无奈地说过,当这样一位中国作家来到大陆,他又被划为台湾作家,评论他的标准也常常是思想是否进步,有无爱国精神,能不能做人民的代言人。 

  面对这种种压力,余光中一方面拥抱乡土,一方面寻根大陆,放眼世界。他认为,闭岛拒陆或是坐陆凌岛都是单向心灵,都是自闭自囿,都是用偏见、浅见隔绝两岸文学心灵的活跃交流。 

  笔者肯认,余光中注重两岸乃至海内外的文化交流,他不断提倡和参与有助于光大中华文化、活跃艺术创造的交流。但他不会改变自己几十年一以贯之的写作立场,这就是,不唯此起彼伏的口号、主义马首是瞻;而以中华文化为本位,歌咏大陆山河,拥抱人民大众,弘扬中华文化。

  以“中国结”为题的诗歌,余光中写过两首。第一首写于初到高雄,一九八六年三月。诗中有这样的句子:这结啊已经够紧的了/我要的只是放松/却不知该怎么下手/线太多,太乱了/该怎么去寻找线头……两年后,他又作《中国结》,似乎已经为“放松”找到“线头”。那就是脚踏实地,亲近生活其中的大地,把握当下,以此缓解永远的郁结,沉重的心结。这一头是岛的海岸线,曲折而缠绵,靠近心脏,那一头是对岸的青山,脐带隐隐,靠近童年。 
 


 【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第5页 第6页 第7页 第8页 第9页 】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CNML格式】 【 】 【打 印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