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 第1页 第2页 】 
中美贸易争端及其走势评析
http://www.CRNTT.com   2019-03-14 00:12:47


中美贸易争端的深层次原因是中国迅速崛起引发美国的战略焦虑
  中评社╱题:中美贸易争端及其走势评析 作者:姜跃春(北京),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世界经济研究所所长、研究员

  中美贸易争端自发生以来,经历了疾风暴雨式升级和首脑会晤之后双方按下了“暂停键”的过程。中美贸易争端不会就此结束,分歧的常态化将是未来两国关系的主要表现。即便这次贸易纠纷得以平息,也可能是暂时的修正,美国全力遏制中国高技术产业发展,以及遏制中国崛起的意图不会改变。这也决定了中美争端的长期性。因此未来中美经贸领域出现“部分脱钩”的可能性是客观存在的。其中主要包括美国对中国高科技产品出口,中国对美直接投资、跨国并购,美国在多边和区域自贸协定排斥中国等。这些问题可能在未来相当长的一个时期都将存在于中美两国经贸关系之中,因此未来如何扩大中美之间的合作面,缩小和管控好分歧面,将是摆在两国之间的重要课题。在此严峻的国际环境中,中国不仅不会被击垮,反而具有很大的战略空间。

  一、中美贸易争端的主要特点及其原因

  1、早有存在,集中出手。众所周知,中美贸易失衡是多年存在的客观现实,但由于中美贸易具有较强互补的结构性特征,也有我要买而你不卖的冷战思维干扰,以及还包括了他国中间品在中国组装出口的东亚新三角贸易等特点,因而这种失衡状态维持了多年,但此间围绕某些商品的301调查,时而出现。尤其是自2017年之后,美就对中国出口美国的钢铝等产品发起232调查、对洗衣机与光伏产品发起201调查,并对洗衣机征收3年高达50%的保护性关税,对光伏产品征收4年高达30%的保护性关税。进入2018年,中美贸易摩擦进入高频爆发期。3月9日,美宣布对进口钢和铝分别加增25%和10%的关税之后,先后对价值约340亿美元、160亿美元、2000亿美元的中国输美商品征收高额关税,包括航空产品、高铁装备、新能源汽车和高技术产品等1300多个税项。在短时间内征收巨额关税,这在国际贸易摩擦史上实属罕见。

  2、迅速升级,影响广泛。中美贸易争端发生不久就迅速向高技术领域蔓延。特朗普政府发起的对华“301”调查直指《中国制造2025》,征税清单也涉及《中国制造2025》中航空航天、信息通信技术、高铁装备等高科技产业。2018年美国国会通过了旨在限制中国企业赴美投资的《2018年外国投资风险审查现代化法案》(FIRRMA)以及最新版本的《2018年出口管制改革法案》(ECA),这两项法案的生效将为中国赴美投资高科技行业以及从美进口高科技产品带来更大阻力。重点是AI技术、AI芯片、微处理技术、计算技术、机器人、量子计算等14项前沿技术。此外,自2018年以来,美国对中国高技术企业的打击更为集中,继2018年4月中兴被指因违反伊朗及朝鲜的制裁禁令遭美方制裁后,美国亦于10月对中国芯片制造商福建晋华实施出口禁令,华为成为美国打击的重点对象。

  3、强调“公平”,志在必得。在战后美国自己构建的自由贸易体制中,明确规定了不同国家的非对等性原则,《关贸总协议》的第24条也认可了违背对等性原则的关税同盟和自贸区,世界贸易组织(WTO)并不要求发展中国家的贸易政策和行为同发达国家完全对等。战后美国贸易政策中非对等性(或非对称性)原则基本持认同和包容性政策。然而,特朗普上台后,开始不断强调国际贸易中的“对等性”,认为美国在过去的国际贸易中始终是“吃亏者”的角色,今后美国将以一切“不吃亏”为原则,讨回美国利益的公正性。美国的言行清楚地表明,特朗普执政下的美国,已经不再想坚持现有的国际政经秩序,尤其是对世界贸易组织,特朗普总统的攻击性语言更是十分露骨,他多次声称,WTO是最糟糕的国际经济组织,要么改革,要么废掉。①

  造成中美之间这种疾风暴雨式的贸易战的背景很复杂,但中国崛起引发美国的战略焦虑并集中爆发是不能不说的主要背景。具体来说,首先是极端重商主义的特朗普太“怪”。一是特朗普作为极具重商主义色彩的商业总统,不但把国际贸易看成是“零和游戏”,更奇怪的是认为过去几十年里美国与他国进行的贸易均存在严重的“不公平”,美国一直在做亏本的生意。所以他发誓,要在任内实现彻底“纠错”,还美国一个“公道”的国际贸易。二是特朗普的多变性和神经质特征,出尔反尔,反复无常,本来很有成果的谈判,隔夜他就变脸,让全世界各国发蒙。没有人能准确判断特朗普是说了做,还是做了说,是说了就要做,还是说了也不做。其次是特朗普周边的谋士太“偏”。特朗普周围的几个高参多为激进的民族主义者,如白宫全国贸易委员会主任、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其代表作《致命中国》(《DEATHBYCHINA》)把中国看成是窃取了美国的现在和未来的国家。该书是特朗普最喜欢的20本书之一,特朗普攻击中国的重要依据主要来源于此书,也是此轮美国对华贸易战的主要“政策源”。再有是现任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他是当年日美贸易摩擦的主要操盘手,他率队进行的《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关于中国履行WTO承诺情况的报告》和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对华301调查报告等都是对华发动贸易战的主要依据。再次是中国经济发展太“快”。中国改革开放40年,年均经济增长9.5%,整个中国社会实现了从穷到富的历史性跨越,创造了世界经济的奇迹。尤其是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以后,经济持续高增长,2001年超义大利,世界第六;2005、2006和2007,先后超过法国、英国和德国,世界排名五、四、三;2010年,中国GDP超过了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②之后中国这只“大鹏”还在继续飞翔,与世界老三的差距越来越大,到2017年,中国的GDP已经是日本的2.5倍以上。有预计认为,到2025年左右,中国GDP会超过美国,达到世界第一。这样的发展速度让美国焦虑,主流看法均认为未来能够挑战美国全球霸权的国家已经出现,这个国家正是中国。

  二、中美贸易争端对世界经济的影响

  中美是全球最大的两个经济体,经济总量占全球的40%,互为对方的最大交易伙伴,2018年中美两国货物贸易额超过了6300亿美元,双方经济交织程度高,中美贸易争端不仅伤害中美双方的经济利益,也将对全球经济和贸易格局造成重大影响。③有研究报告显示,中美“贸易战”将使全球关税水平提高10%,2020年全球贸易额将萎缩3.7%,全球经济规模将缩小0.5%,经济损失可能高达4700亿美元。④而除直接影响外,保护主义上升还将对世界经济产生更深远的负面效应,导致竞争减少,阻碍技术在全球的正常流动,劳动生产率下降,全球经济增长潜力受到削弱。

  (一)深度破坏全球产业链

  特朗普挑起的贸易战不仅对中美两国经济造成伤害,也将使全球产业链遭到严重破坏。全球价值链构建了一个不同国家或不同地区的不同公司,利用不同的工序和功能,实现产品的生产、销售和最终使用的体系。也就是说,在全球化背景下,有些国家专业化“生产”知识与研发,而另一些国家专业化于制造业,或者品牌行销。因此,一个产品的增加值不再是完全属于某一个国家,而是整条价值链上的参与者都可以分一杯羹。通过90年代开始的信息扩散和技术交流,国际生产变得细分和碎片化。单个国家不再负责整个生产流程,而更多是专业化地负责某一个有比较优势的生产工序。从不断增长的中间品国际贸易中我们可以看出,一个产品的生产与价值创造往往分布在多个国家,而这种全球化生产被称为全球价值链。就中国而言,它是贸易大国,但它更是加工大国,在中国的出口贸易中,加工贸易依然占到一半左右,这就意味着,中国的贸易盈余包含了在华经营的外国企业(包括美国企业)的部分。对中国产品征收高关税,自然也会打击这些在华外国企业的利益,包括美国公司的利益。

  (二)严重冲击自由贸易体系

  特朗普政府全球治理观也突出“美国优先”特点,认为现有的以WTO为核心的国际贸易体系在应对不公平贸易行为方面亟待改革,希望重塑“自由且公平”的贸易体系,同时阻止WTO开启上诉机构法官甄选程序,阻碍WTO正常运营。除此之外,美欧在自由贸易问题上的分歧也愈发突出,在2018年加拿大G7峰会上美欧围绕贸易问题进行激烈交锋,特朗普甚至不承认主张“自由、公平和互惠贸易”的联合公报,再次撼动自由贸易体系。从国际贸易体系来看,特朗普政府不断挑战WTO权威,阻止WTO开启上诉机构法官甄选程序,阻碍WTO上诉机构正常运营,对战后西方国家自己建造起来的国际经济体系形成严重冲击。同时,在经济全球化深入发展的当今世界,世界各国已经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相互依存关系,很多产品都是不同国家的零部件共同完成,世界各国通过多年形成的产业链互通有无,取长补短,不仅有效降低了生产成本,也大大促进了国际贸易的便利化。而美国特朗普政府当前表现出来的单边主义做法,不仅对全球产业链造成强烈冲击,也给正在复苏的世界经济增加了不确定性。“贸易战”将使一些国家不得不抛弃WTO所宣导的多边贸易、自由贸易的国际规则,对自由贸易体制产生重创。

  (三)对中国经济影响将在今年集中爆发

  贸易战的结果一定是双输,这是国际贸易史上的“铁则”。中美贸易争端也将如此,去年下半年,中美贸易争端在中国金融市场反应明显,中国A股的三大股指持续下跌的主要原因之一,即是投资者因中美贸易争端对中国经济带来的不确定前景深感担忧所致。此外,贸易战对我国外向型企业也将造成强烈冲击,出口下降引发的经济效益锐减,可能引发银行不良信贷资产大幅反弹,甚至可能导致银行业滑入新的不景气漩涡。从2018年最新统计数字看,尽管这一年中国对外出口并未出现明显下滑,似乎中美贸易争端对我影响有限,这是因为:一是贸易摩擦对经济的负面影响要有半年以上的时间差,从这个意义上说,中美贸易争端对我经济的负面影响还未完全体现出来。二是一些出口企业的“抢单”操作,很多出口企业为避开2019年美国对中国开征高额关税而提前出口,甚至部分企业出现了“透支”2019年出口的状况。这样一来,下年的统计基数将在更大的基数下进行,必然会导致下滑空间增大。可见,2019年中美贸易争端对中国经济的负面效应将全面爆发,对此需心中有数。

  三、对中美贸易争端未来走势的研判

  (一)中美贸易争端近期可能会按下“暂停键”但不是“终止键”

  今年伊始,中美两国贸易磋商在北京举行,这是两国首脑在阿根廷会晤之后的首次“对表”,这次磋商对今后的发展至关重要,如果进展顺利,中美双方将朝着进一步扩大共识的方向发展,如果进展不顺,也会在未来两个月的重要窗口期争取最大的公约数。但是不能否认的是,中美贸易争端不会就此结束,分歧的常态化将是未来两国关系的主要表现。这是因为:首先,美方认为中美贸易中的“不公平”之处很多:这里既包括了严重失衡的双方贸易形态,也包括所谓中国未能完全履行入世承诺,长期侵犯美企业知识产权,中国在多个领域实施产业政策造成了国际市场扭曲,如:中国限制国外的市场准入,政府补贴的《中国制造2025》计画在未来占有国际市场多少份额,政府长期补贴出口商品,使大量商品低价进入美国,伤害美制造业及就业。还包括国有企业主导的商业模式导致近年来多个行业的产能过剩,伤害了包括美国在内的全球生产者。对这些所谓的“不公平”,中方不可能全部认同,所以要全面解决这些看法差异需要时间。

  第二,中美贸易争端的深层次原因是中国迅速崛起引发美国的战略焦虑,因此美国将用当年对付日本、德国贸易的经验对付中国,不仅持续时间会很长、波及领域也会很多、打压对手的手段也将是多种多样。从这个意义上说,即便这次贸易纠纷得以平息,也可能是暂时的修正,美国全力遏制中国高技术产业发展,以及遏制中国崛起的意图不会改变。这也决定了中美争端的长期性。

  第三,中美贸易问题源于双方比较优势、经济结构差异和全球产业分工等深层因素,这种经济结构的差异绝不是可以通过“贸易战”能够得以改变的。即便是改变也需要一个较长的过程。

 


【 第1页 第2页 】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CNML格式】 【 】 【打 印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