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吴昆玉解析“韩粉”与“柯粉”组成大不同
http://www.CRNTT.com   2019-05-15 00:26:26


吴昆玉从事政治文宣工作20年,也参与多场大选。(中评社 黄筱筠摄)
  中评社台北5月15日电(记者 黄筱筠)从事政治文宣工作20年的前亲民党文宣部副主任吴昆玉接受中评社访问分析,国民党籍高雄市长韩国瑜与无党籍台北市长柯文哲的“粉丝”,组成是不同的。虽然“韩粉”与“柯粉”都在网路非常活跃,但“柯粉”主要是20岁至40岁,大专以上高学历:“韩粉”则是国民党黄复兴党部、过去的“柱粉”,加上军公教等。因此,若柯、韩都参选2020大选,他们吸引到的支持者并不相同。

  吴昆玉,淡江大学国际事务与战略研究所硕士,2000年担任宋楚瑜竞选“总统”总部文宣资料中心副主任,曾任亲民党文宣部副主任、发言人,今年4月初离职。

  韩国瑜若代表国民党参选,外界认为柯文哲与韩支持者重迭性高,柯参选机会低。但吴昆玉认为,“韩粉”与“柯粉”在去年选举合流,是因去年柯选情太无聊,“柯粉”没事可以做,粉丝都有点躁郁症,粉丝会觉得要有贡献,想要操作议题。柯去年选举面对国民党丁守中与民进党姚文智的挑战,“柯粉”认为挑战者不成气候,加上对于“白绿分手”无处可以发泄,因此投入到韩国瑜选情上。若柯选2020大选,“柯粉”就会回归。

  吴昆玉对中评社分析,“柯粉”与“韩粉”成分不一样。“柯粉”主要是20岁至40岁,中高学历大专以上居多,柯粉自主性非常强,去年许多议员候选人想要跟柯合照,试图要分票,但从选举结果来看分不到柯的票,去年选举仍是以调性与柯较亲近的时代力量分到最多柯票,连亲民党分到都有限。

  他也说,跳脱台北市以外,外县市的柯粉年龄层比较广泛,“因为距离产生美感”,但台北市“柯粉”支持者就以20岁至40岁为主。

  他表示,“韩粉”则是新党、黄复兴、“柱粉”加上军公教,思维上充满了“国家”、责任、荣誉等,加上军公教对于蔡英文恨意很重,因此把韩国瑜当成领袖,但这些人也很现实,如果韩国瑜最后是输的局面,这些军公教的粉丝就会离开,因此韩国瑜有民调不能落后的压力。

  吴昆玉认为,柯文哲信任度都维持在40%左右,柯经得起摔,虽然民调有起伏,但没有把信任度摔掉,“一旦信任度下滑后,要爬起来就很难”,就像马英九过去执政加上“马王政争”之后,信任度下滑到14%,虽然有一度回到20%,但要再往上就很难。

  他分析,柯文哲信任度能维持在40%左右,政治学里面有些就是没有为什么,这属于冲动性支持成分。政治文化讨论中,一群人在一个时间点内,对于社会事件产生情感、态度、信任、价值来源很多都是非理性,这有可能是传统家庭教育、背景等所形成。

  吴昆玉表示,根据韩国瑜在《美丽岛电子报》最新民调,高雄市民对韩的不信任度超过信任度,这就是韩的危机。

  他指出,会说“柯韩”“粉丝”类似的人,其实不了解网路,现在网路是沟通工具,15岁以上的人,有95%都会在线上,只是使用习惯的不同。年龄层高的就在LINE通讯群组上,年轻人是用IG,中年人则是用脸书。“韩粉”影响力在许多高年龄层、退休军公教群组,而年轻群组则大部分挺柯文哲。

  他表示,网路就是社群,是人对人进行的事情,搬到网路上就是社会缩影,网路使用有同温层加强取暖的效果。同温层对于支持群众是非常重要,要让支持者有同感、互相取暖,就是同温层发挥效应,这些群众的维持需要这种共鸣并且顺从集体意见,因此同温层也会越绑越紧。

  吴昆玉说,手机跟社群就是这样互相牵引,变成商业模式,也有利可图。同温层会发挥影响力,在相同群众里就会有压力,政治结构的影响也受到同温层互相牵动。柯文哲与韩国瑜虽然都是网路崛起,但是结构、同温层组成不同,韩、柯做事型态、思维也不一样。

  他表示,柯文哲因为凡是都自己来,公文也都自己批,面对议会质询对答如流;但是韩国瑜不是,他是充分授权给专业单位,到底谁的作法比较好,很难说。只能说这两个人做事方式不一样,如果韩、柯两个人都选2020,两人区隔性会越来越强。

  吴昆玉表示,“韩粉”有一定支持者,但扩张性受限,“韩粉”支持韩的原因有着“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的心理作用,但是这样主张若无法有效扩张影响力,就是慢慢衰退。

  至于柯文哲,他说,柯的问题就是声望曲性太诡异了,韩国瑜像是迫击弹,起伏超过45度角,曲线上下幅度很高;但柯文哲状况是起伏曲线就像滑翔翼一样,不能飞太高,但风一来就会往上,是螺旋式的往上、往下。不知道风何时会吹来,只要有一阵风,又会把柯吹上去。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CNML格式】 【 】 【打 印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