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王昆义:英、德之争 权力与价值的殊死斗
http://www.CRNTT.com   2019-06-11 00:12:54


  中评社台北6月11日电(作者 王昆义)民进党“总统”初选6月10日进入决战期,周一起一连5天进行全国性民调。而在6月8日两人进行电视政见会之前,绿营各方早已充份表态支持的人选,其中挺蔡英文的包括执政官僚、党务干部和各大派系;挺赖清德者主要是被蔡政府边缘化的独派团体和人士,可见民进党的这一场蔡、赖之争,其实就是一场权力分配与价值理念之争,最后结果恐怕会影响民进党未来的发展。

  权力分配之争

  先从权力分配之争来看,蔡英文执政3年来,她所任用的政府官僚与党务系统的干部,大致偏向于派系人物,尤其是以党内最大派系新潮流更是他的人才库,几乎从中央到地方,新系可以说是包山包海,不管是“中央政府”官职、地方政府的局处长,甚至是公营事业的各种主管职位,只要是民进党执政的地方,就有新系人马大量把持,这也是其他派系大大吃味的原因。

  当然,在英派人才不足的状况下,蔡英文大量启用新系人马,这也是情有可原,尤其是他大量启用新系人士,也成功地裂解原属于新系“南流”的赖清德的支持度,可以说这次蔡、赖之争是新潮流系第一次全力力挺非新系的蔡英文,完全抛弃出身新系的同门赖清德。可见权力的滋味,绝对是掌控人心的最重要法码,没有权力的分配,蔡英文过去在民调低下,也不可能获得新系的全力支持。

  而新系力挺蔡英文的两个重要指标人物就是“总统府”秘书长陈菊,以及桃园市长郑文灿。其中陈菊代表的是“南流”和“老流”,在新系大老邱义仁不管系务,吴乃仁又选择退流之后,陈菊已经是“老流”中一言九鼎的人物,尤其是她在高雄市长任内培养的许多局处长,都已经被蔡英文接纳,转任到“中央部会”首长职务,陈菊如果不挺蔡英文,反而去挺同门的赖清德,她的徒子徒孙恐怕会一夕之间全盘尽墨,所以蔡英文用权力控制南流,让同属南流得赖清德孤掌难鸣,这也是蔡英文操控初选最成功的地方。

  除了陈菊系统之外,蔡英文也在去年九合一败选之后,快速掌控中生代的派系人物,其中新系“北流”的指标人物桃园市长郑文灿对蔡英文的表忠,更显得重要。

  在去年九合一选举之后,由于郑文灿是民进党县市长赢得连任最漂亮的一位,使得他在党内的份量蒸蒸日上。尔后,他结合民进党中生代包括“正国会”的林佳龙、基隆市长林又昌、英派的陈其迈等,全力拱出谢系的卓荣泰担任党主席,这是民进党内少见跨派系支持单一候选人的例子,也可见蔡英文执政3年虽然民间声望低落,但是对党的控制却超过以往民进党的领导者,这也难怪蔡英文会不服气赖清德出马向她挑战。

  但是,从这里也可以看得出来,民进党经过两次执政之后,权力争夺重于理念之争已经成为事实,未来这个党不管是否能继续执政,权力摆中间,理念放一旁已经成为常态,只要给予权力,谁都可以瓦解这个党,这也是两次执政之后,加速民进党走向世俗化的结果。

  价值理念之争

  除了权力分配之争之外,蔡英文执政3年也因为价值理念之争,使得她的政府完全排除独派人士任职,造成过去3年来,蔡英文与独派形同水火,这也是在民进党初选中,独派完全一面倒的支持赖清德之因。

  当然,蔡英文与独派的不合,可以追溯到1999年李登辉推出两国论之时。当时李登辉找了一批学者讨论两国论该如何定位的问题,以蔡英文为首的“中华民国”派”主张应该采取“中华民国宪法”解释两国论,避免跟大陆硬碰硬,最后可能走向兵戎相见的局面。

  但是,部份独派学者还是认为应该走国际法解释的模式,才能确立台湾主权独立的地位。也就是独派学者是希望以1951年签订的旧金山和约做基础,认定日本政府放弃台湾主权,并没有指定要让“中华民国”接收的说法,这就是“台独”的立论基础“台湾地位未定论”的来源。

  李登辉最后选择接受蔡英文“中华民国”派”的主张,所以他在1999年7月9日接受德国之声访问时,就说出:自1991年“修宪”后,“中华民国”政府已将国家领土范围限定于台、澎、金、马,正副“总统”与“国会议员”也仅由台湾选出,并也承认中共在大陆的合法性。台湾和中国大陆的关系早就已经是“国家与国家”,或“至少是特殊的国与国的关系”,而非“一合法政府、一叛乱团体”,或“一“中央政府”、一地方政府”的内部关系,因此无需宣布独立。

  李登辉接受蔡英文“中华民国宪法”的解释方式,让独派人士对蔡相当不满。独派的台湾史学家李筱峰最近就为文写道:“她(蔡英文)在威权时代选择服从,而我们是在威权时代就选择抗争”。这句话道尽独派人士对她不满之情,也就是独派人士认为就因蔡英文主张接受“中华民国宪法”向威权服从,才让台湾失去一次主张“法理“台独”的机会,从此独派就跟蔡英文势不两立。

  也因为独派和蔡英文势不两立,所以蔡英文执政3年来她完全不任用独派人士,独派人士也是能反则反,完全跟蔡英文划清界限。而蔡英文对付独派也是绝不手软,例如她从民视董事长改选拔掉喜乐岛的郭倍宏,以及他力挺的“政经看民视”节目,就可以知道蔡英文跟独派的斗争只有一个“惨烈”可以形容。

  而独派反英最著名的当然是今年初4大老要求蔡英文让位的声明。而初选前李远哲更具名连署要求蔡英文能“知所进退”放弃连任,独派大老辜宽敏也发声说:“蔡英文已经尽所能了,她可以休息让年轻男孩子赖清德继承,自己当国母最好”。其他少壮独派反英的声音在独派媒体“民报”也是天天可见。所以,蔡英文与独派的斗争是一种价值理念之争,而这可是从两国论时期就种下的因果。

  当然,两种斗争的结果本周将可分晓,但是不管最后民进党初选是由谁出线,民进党的两种权力与价值之争不会因此结束,蔡英文种下的因会结什么样的果,这次“总统”初选只是开端,而不是结束。
  
  (作者王昆义,台湾国际战略学会理事长、教授)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CNML格式】 【 】 【打 印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